今天是:2018-06-20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散文随笔  
香巴拉家书
    
                                 
                                            文/赵云喜   

    香巴拉之路,原本是一条心路,读这封家书,意味着我们已经一路同行。----开篇语

    我不愿意打破你们的美梦,但我知道你们迟早要醒来。
    出于父辈良心的底线,我要向你披露这个世界的实相。
    在过去的近一百年中,我们借着科技和工业化的工具,实施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自然暴力,我们消耗了将来你们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说实话,我们在你们还没有话语能力时提前剥夺了你们的生存资源。应该说,这也是一场对未来的暴力。你们生活在资源最匮缺、人口最密集的地区,我知道你们将被包围在自然灾害、能源危机、人口爆炸、就业危机以及资讯危机等等阴影之中,品尝父辈们为你们酿造的后果。
    每每看到儿童的眼神,我都会产生深深的愧疚之情,我几乎没有勇气与你们对视,但我再也走不出你们的视线。
    从此,我淡出商海,溶入茫茫的中国西部。今天,我要告诉你一个惊人的消息:我发现了传说中的香巴拉世界!真的,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有足够的证据证实,香巴拉不在梦中,而是一个与我们平行的、触手可得的世界。同时我也不得不十分惋惜地告诉你,香巴拉也是一个正在消失的世界,香巴拉王国的大门正在徐徐地关闭。
    借着正在消逝的余辉,我怀着深深的内疚与忏悔,向你写下了这封长信,同时附上这张叫做“方舟船票”的幸福地图,上面有我用足迹为它做的注解。
    先知早已化为尘埃,而他们的良知只是留下一些残缺不全的影像和若隐若现的足迹,它们被保存在“香巴拉博物馆”内。如果留意,你会顺着一张幸福地图,找到地平线尽头的一抹亮光……

    1.可可西里的藏羚羊雕像

    2010年10月,我经过昆仑山口,到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考察。
    在渺无人烟的青藏高原,有两组雕像并列在一起,一组是藏羚羊,另一组是一个叫索南达杰的人。
    这个动物与人之间的真实故事,发生在可可西里地区。这里的平均海拔在4700米以上,是高原稀有动物藏羚羊最后的家园。由于藏羚羊羊绒可以织成一种极为高档的围巾——沙图什(Shahtoosh),每条围巾的价值数万乃至数十万元,于是,大批盗猎者在可可西里大量盗猎藏羚羊,一些西方的不法商人从浸满藏羚羊鲜血的非法贸易中获取暴利,每年至少有2.5万只藏羚羊遭到盗猎者猎杀。过去这里的藏羚羊数量至少在100万只以上,后来已不到1万只,濒临灭绝。
    1992年,青海治多县县委副书记杰桑·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组建了西部工作委员会,在可可西里组织了一场反盗猎的行动,他们前后12次进入可可西里,在极度艰难的环境中,冒着生命的危险保护藏羚羊,先后抓获数百名盗猎者。
    然而,1994年1月18日夜,索南达杰被盗猎者伏击,在与数十名偷猎者的枪战中牺牲了。
    以人的生命来换取动物的生命,值得吗?
    我在想,换一个角度看,也许人类根本没有资格与动物并列。因为在这颗星球上,正是由于人类的存在,导致地球上无数的物种被灭绝,进而危及人类的存活。人类为了自身的欲望,可以无节制地摧毁母亲的躯体----大自然,为了口欲,每天都要残杀十多亿个生灵,人类正在极度破坏自身赖以生存的生物链。
    由于对生命的无知,人类正处于史上最严重的物种歧视时代,正在实施最残酷的生命暴力。
    我不是佛教徒,也不是藏民,但这丝毫不阻碍我从优秀的文化中汲取营养。
    唐卡在藏区已经有了超过1700年的历史,唐卡中保存了许多优秀的文化记忆。
    《六长寿》唐卡,表达了山长寿、水长寿、树长寿、鸟长寿、兽长寿才能保持人长寿的大生态圈和生命逻辑,只有保护了生态之母,人类才可以长久生存。
    因有万物才有人类,万物为人类之母。真正的生命觉悟者,可以将一草一木、一虫一兽称作父母。
    在可可西里地区,我亲眼目睹了藏羚羊、黑颈鹤、野牦牛、野驴和野狼等,体验到了将自己的生命融入自然万物的生命格局,体悟到了生命不死的玄妙。我要告诉你一个生命的实相,你的生身父母只是生命的使者而已,走进大山大水,你才可以看到无比豁达壮观的天父地母。
    我想,索南达杰是为捍卫生命之母而牺牲的,他是一个大写母亲的儿子!
    在西藏,一个大觉悟者说出了一句大实话: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阿沛阿旺晋美)。

    2.母乳之河

    今天,索南达杰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和藏羚羊一样,他们用自己的脚印继续编写生命在雪域高原的故事,用生命来保护香巴拉世界。
    三江源地区是黄河、长江、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恒河和印度河的发源地,是超过20亿亚洲人的生命源头。
    水荒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生存威胁,全球范围看,有超过十分之一的主要河流无法流入大海;每天有五千人因饮用受污染的水死亡,在你阅读这封信的同时,每分钟就有4个人因饮用污染的水而死亡,超过十亿人没有安全食水。2025年前,水荒问题会影响到二十多亿人。
    我们所饮用的水80%以上来自高原的雪水,那些高高隆起的雪山,就是我们生命的乳房。
    在那里,这些笃信佛教、极度虔诚、敬畏自然、关爱生灵的藏民们,在用他们的信仰和生命保卫着我们的水源。他们把长江源头的水放到了高高的祭水台上,活佛们用最庄严的宗教仪式赋予水源神圣和纯洁,我们在饮水时,可曾听到了来自源头的诵经之声?
    生活在贫困状态中的藏民,自发地与伐木者、偷猎者和非法采矿者斗争,他们遭遇了利益集团的种种报复和打击,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可曾知晓?
    然而,他们并不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移民,也不是为了升官,他们仅仅是在延续一种文化传统。
    藏民对神山圣湖的崇拜,超过了自己亲生父母,在他们眼里,大自然就是自己父母的父母。真正养育生命的,是大自然,生身父母只是生命的使者而已。
    我曾拿着藏民朝拜神山圣湖的照片给一些朋友看,人们会说,愚昧,可笑!高山没有生命,没有知觉,你拜它何用?
    在藏民的观念中,万物都有灵性,自然的灵魂就是藏民的灵魂,自然的生命就是藏民的生命。
    原来,许多所谓的神山原本并不是什么神山。在藏区,如果那座山的生态不佳、草木不生,他们就会请高僧做法事,将荒山封为神山,通过长期严格的保护使其恢复生态。
    行走在大山大水中,在行云流水会蓦然产生生命的觉悟,感悟到鸿蒙初开之际,万物竞生,相依相符;万籁具鸣,亦和亦谐。
    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如此沧桑交替,只是自然生命的一个动作而已。你看那些动作快的生命,往往生命短促,动作慢的生命,则生命漫长。地球何尝不是一个生命体呢?她也有身躯和血液,她也有呼吸和心跳。而作为能够孕育出高度灵性的人类之母,她又何尝不拥有灵性呢?
    我们生命的全部都来自于自然,最终也将返还给自然。但为什么总要将自身凌驾于自然之上呢?没有对自然的敬畏之心,没有对生命的平等之心,怎么可能从根本上去保护自然呢?
    弯弯曲曲的江河,正像一条长长的脐带,连接在一起的,是一个生命的传奇故事。
    在江河的下游,人们正在享用大都市的繁华和现代化的安逸。然而,江河上游的他们,多数人还生活在贫困之中,他们缺乏应有的关爱,他们甚至缺乏生存的安全感。他们的贫瘠和落后,换来了我们的奢华和现代化。
    当纯净的雪水顺江而下,流入我们的口中,工业化和现代化也在顺江而上,正在侵蚀和威胁我们的水源。可以想象,如果让这些藏民用低级的工业化手段谋生,会极大地破坏资源环境,将得不偿失。其实,西藏GDP总量不过400多亿元,可见藏民的生活水平有多高。就算是我们把所有的藏民全养起来,至多不过区区几百亿元,对于经济高度发展的中国来说,微不足道。
    这令我意识到,中国的生态屏障,被受深厚传统文化影响的藏民保护着,可见文化能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发挥大作用,但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他们曾经提出一个鲜明的观点:
    人人都说西藏美,是上天偏爱藏区吗?不是。其实西藏原本都是生存环境恶劣的穷山恶水,她的美,在于她保护了亿万年形成的原生态。而生态保护的深层原因,就是以敬畏自然为核心的藏文化,可以说藏文化养山养水。如果哪一天藏文化消失了,藏民的生活方式也就改变了,西藏的好山好水也就被破坏了。藏民不骑马,改为骑摩托车,更有豪富者开着奔驰宝马,喝着可口可乐,吃着麦当劳肯德基……于是,西藏的生态根本无法保护了。
    文化决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决定生产方式。所以,只有保护文化多样性,才能保护生物多样性。
    我从长江源、黄河源顺流而下,感受到的不仅是山水的壮美,更是生命的庄严和文化的灿烂。
    在流淌着文字的通天河,在山嘛呢、水嘛呢的文化之河中,我体验到了文化与自然的交融。我不由得静坐并凝神,那一刻,世界安静地湮没于若有若无的恍惚,文字在河流中飘荡无终,人与自然的默契,若云水无间。时间和空间在原本熟悉又极尽陌生的灵魂中流淌蔓延,于是生命的边界消失了,我感受到万物都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自己又是万物的一部分。人与自然的终极和谐,体现在人与自然的完全一致性上。这使我感受到,大行者,当以四海为家,酣畅淋漓地体验行者无疆的波澜壮阔,在有限的个体生命中体验出自然生命的无极,这才是活着的大义。
    我隐隐看到了云端之上的慈悲之眼,将生命之光普洒万物,绝无偏私。万物和谐并融入文化,乃是人间文明的精华。
    从昆仑山口到香格里拉,辗转于大香格里拉版图的万里行程,山水相印、人文相映。妖娆山色,举目可赏;清风丽水,伸手可触;这里的山水人文之美,超出了我们的梦想,这使我着实感受到香格里拉乃是与我们平行的世界。

    3.禽兽不如
 
    在云南德钦,我参观了中国探险协会著名探险家、作家黄效文先生的藏獒保护基地。
    藏獒,是世界猛犬的祖先,号称最凶猛的濒危动物。纯种藏獒极具商业价值,优良的藏獒可以卖到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更高,一只名叫“比尔·盖茨”的藏獒,身价超过了一千万元。
    为了保护纯种藏獒,黄效文在云南德钦卡瓦格博峰旁边4000海拔以上的山坡上,建立了藏獒基地并养育了数十只纯正藏獒,但黄先生一只也不卖,养育成熟之后,他会将其送给藏民,让藏獒回到它们原本的生活中去。
    这些藏獒见了人会拼命地啸叫、示威。但善于和动物沟通的人,可以在友好和善意的状态下与动物亲密接触。我以前对动物存在偏见,认为动物就是敌视和攻击的代名词。后来,我发现这是一场误会。动物界对人的攻击,是它们在受到惊吓后才会作自卫性攻击,或者是在展示自己的威风,并无真正的攻击意图。通常我们对动物的敌对感并不是由动物所产生,而是首先由人类所产生的。
    人间那些在酒桌上推杯换盏的所谓朋友,多是一些揣测心思、贪图利益的逢场作戏,终生相处却未必了解对方的真心思。如果你真要体验真诚,也许只能在兽类朋友中找到这种感觉。
    当下的人类通常只会忠于自己的利益,却不会忠于自己的情感。
    人们对人最极具伤害性的贬低,通常会以“禽兽不如”来形容。认真体会,你会发现在很多方面人类真的禽兽不如:禽兽之间的残杀,只是生物链之间的自然平衡,在动物界,通常食草动物不食肉,食肉动物不食草,没有通吃的动物。自然本身给动物规定了它应该遵循的活动范围,动物也就安分地在这个范围内活动,不试图越出这个范围。人类之间的残杀,却可以不受任何生物链规则和自然大道的约束约束,为了自身的生存和享乐,可以把一切都作为猎食的对象。而人类最残酷的厮杀,却是发生在人类同族之间的!看看人类的发展史,会发现人类的竞争更血腥、更残酷!
    人类在2005年吃掉的动物数量总计4242亿只,每天宰杀的动物超过了10亿只,在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人类对动物界的大屠杀,在杯盘狼藉的餐桌上,人们用吞噬动物的尸体来满足自己的口欲,却毫无恻隐之心。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实则万物的屠夫!人类在制造全球的血腥。这是严重违反宇宙天道的爱心和公平法则的行为,必遭天谴!
    人和动物,虽然生命的角色不同,但生命的本质是相同的。动物是和人同样对痛苦有感觉的生命,动物被杀时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怨恨,一些动物在被杀前会流泪。我们听不懂动物的语言,但不等于动物界没有生命的哀求和谴责,不等于动物界没有情感和精神世界。
    对生命的恻隐之心,是人类良知的底线。
    在藏民家中,我亲眼见证了他们对万物的保护:藏族老妈根本不允许我们捕杀餐桌上的苍蝇,甚至提醒我们不要踩踏蚂蚁。在香巴拉,这种极度的生命平等精神不再是神话,而是无处不在的风俗。
    在这里,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生命的阳光。
    太阳仍然普照大地,给予了万物均等的生命权力。人类因万物而生,生育我们的不仅是看得见的母亲,也是我们所未能看得见的一草一木。人非草木。然而,人与草木都具有相同的禀质,都向上成长,最后又会匍匐于地。生命的轮回,就在伟大与渺小之间。
    肉食已成为人类健康的最大杀手,几乎所有的癌症、心脑血管病、中风、肾结石、贫血症、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肥胖症及肝肾功能退化等,都与肉食密切相关。更有甚者,出于利益的需要,多数养殖业普遍使用激素、避孕药和直接危害生命健康的药物来喂养禽畜,用抗生素来提高肉食的产量,过度使用杀虫剂和人工荷尔蒙,人工色素,合成肥料,镇静剂,激素,从源头已经埋下疾病的隐患。
    引导人类文明进步的伟人,如爱因斯坦、达芬奇、托尔斯泰、爱迪生、林肯、富兰克林、甘地等,他们都严厉谴责杀害动物的肉食行为。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拒绝肉食的行为。
    我们的地球依赖一种由亿万年形成的平衡关系,万物相对相关,相依相承,相生相克,组成一种极为微妙又极为脆弱的和谐状态。所有生命都是相互关联的,地球物种的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存活的地位,万物平等,没有绝对好的和绝对坏的之分。无数生命联接在一起的纽带,就是生命奇迹的密码,我们称其为天道。
    中国的老子道出了其中的奥秘: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
    保持万物的自然平衡,是地球生命和谐的原则。
    然而,由于人类的自负、贪婪和残酷,大量的物种被人类残杀。到2010年,生物品种的死亡率比正常速度快了1000多倍。在被视作人类未来生命希望的海洋里,超过八成的捕鱼区已经耗竭。在过度捕捞的同时,环境污染也是物种灭绝的主要原因。每天会有难以计量的垃圾、石油、核工业、化学污染物等流进海洋,大海会成为一个无法冲洗的垃圾池。到2050年,地球上四分之一的物种可能面临灭绝。
    物种歧视、种族歧视仍充斥于世界,借助于科技和工业化的膨胀能力,在地球上演着各种自然暴力、物种暴力和文化暴力的惨剧。
    现在,全球每年有4000万人死于饥荒,但世界上却有三分之一以上的谷物不是拿来供应给人吃,而是用来喂牲畜。在美国,牲畜就吃掉了所有生产谷物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生产一公斤牛肉通常需要耗费7至16公斤的谷物或大豆,和高达15,500公升的水及323平方米牧场,这些谷物给人吃可养活8亿人。今天美国人一天消费的鸡,相当于1973年一年的消费量。美国人所消费的皮毛,占全球的四分之一。
    现代化正在以不可抵挡之势向香巴拉进军,我看到香巴拉版图正在迅速褪色。
    地球就是人类的子宫,自然就是我们真正的母亲。
    在经历了长达45亿年的孕育,人类的生命才得以诞生在这颗星球上,今天的人类不过才存活了20万年。为了这一生命的诞生,地球用了亿万年的时间,为今天的人类储备了足够的森林、绿地、氧气、淡水、石油和煤炭,准备了孕育生命所需要的一切。然而,最近短短的50年,人类对地球的破坏,已经超过20万年的总和。如果不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未来10年,人类可能会彻底破坏自己的生存环境,每个人都无法逃脱自然的报复。
    生命孕育的时间之所以漫长,是因为地球人对生命要素的依赖极大,只要稍稍改变一下生存环境,人类就不会诞生。我们今天对自然环境和物种的保护,是出于对地球亿万年生命孕育过程的敬畏,因为我们每一个活在当下的人,都经历了超过20万年的漫长等待。
    地球上通过亿万年形成的生物链,体现了宇宙和自然界的大道,是作为万物之间共同遵从的规则,人类若想长久生存,就必须以平等的心态与万物和谐相处。人、动物和一草一木都是互相依存、相互平等的物种,它们都是拥有对等生命权力的地球公民。
    我要告诉你,人们不是缺乏发现实相的能力,而是缺乏承认实相的良知。在人类知识爆炸、资讯泛滥的今天,人们却不愿意披露生命的实相,不愿意揭露人类自掘坟墓的内幕。
    我和你,或为父母,或为子女,其实都是大自然家族的成员,都拥有平等的生命权力。孝敬于生身父母,那只是小家之孝;而孝敬于大自然之天父地母,那才是大家之孝!
    孩子,到香巴拉去寻找你的天父地母吧,在这里可以找到真正的生命之本,那也是幸福的源泉!
    看到了吗?听到了吗?我们生命的源头,泉水在活佛的诵经声中流出,花花绿绿的风马旗,将数不尽的祝福写了蜿蜒的河流上,藏民们用五体投地的叩拜表达了生命的庄严,坚守着人类最后的虔诚!
    喝下这口水,你也许没有在意,你喝下的是雪山的纯洁,藏民的虔诚;你喝下的佛经的吟唱,善良的嘱托。
    索南达杰,用自己的胸膛挡住了射向藏羚羊的子弹;藏族老妈,倾心保护着蚂蚁、苍蝇之类的小生灵。
    他们,都是生命的大觉悟者。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不同生命之间的生存权力,坚守着生命平等的天地良心!
 
最新评论:
南蔷 于 发表以下评论:
再测试一次
南蔷 于 发表以下评论:
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