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23  星期二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中尉笔记;曲阜的庄重
文/艾平 火车到达兖州车站,已是夜里十点半钟,候在长廊出口的主儿,冲上...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规则罢市,壁垒失于细雨
                                             文/艾平

  古时,某秀才途经一打谷场,看天色已晚无处投宿,便对石碾磕头。老农见事有蹊跷,讨教秀才,秀才一脸神兮,告知翌晨方可泄露天机,老农挽留秀才回家一叙。挨到天明鸡叫,两人来到打谷场上,秀才退行百步后,笑指石碾乃凿舂米臼好石材。言毕,秀才忽然跌倒,原来他想溜号,脚下打了绊子。酸秀才为搭人房檐恶搞,结果自己献丑。有些人杂耍人场,弄得眉焦头大,大凡因其鼓弄火舌上瘾吧。
  有一天,我穿过河滨公园上班,见一拨老头扎堆在树荫下,为一件坊间传闻挣得不可开交,大意是抗美援朝时,我志愿军在五次战役中,有一支部队没有打好,全军覆没,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生气之下,打了朝鲜领导人一耳光,云云。2005年,我看过当年一期《党史博览》杂志,专题刊登了一篇军史文献资料,详尽记述和分析了180师受挫经过及致因,过后我又从敌方解密资料中得到证实,志愿军参战部队完成突击任务后,滞留敌后的几个师团,除180师外全部跳出了美伪军事集团的包围圈,心结打开在查阅的信息量中。
  关于军旗被美帝扛走、挂在联合国大厦的说辞,纯属谣传,称彭德怀发火打人也是站不住脚的。中美在朝鲜半岛打了三年而互未宣战,我军入朝是以志愿队伍的身份出征的,连战士随身物品都不得有中国标记,哪来军旗给美国鬼子当靶子?至于抗美援朝影视剧里的军旗镜头,那是导演的艺术,战争没那么浪漫;志愿军也不是唱着军歌跨过鸭绿江的,而是悄然潜入朝鲜发起战役,给美帝当头一阵猛揍。
  经过连续五次大反击,将所谓联合国军驱逐到三七线附近。志愿军后撤时,180师由于拖带大批伤员,且担负掩护大军撤退任务,加上与上级失联和师长缺少战场临机果决素质,导致被敌机械化部队包围。经过几昼夜鏖战,师主要领导及四千余名指战员突出来,保存了部队建制,得到补充后在上甘岭战役中,打得很棒,雪了前耻。
  人搅马踏起风尘,既迷自己眼,又弄脏了别人。话题开场像一粒豌豆,而不是火舌狂甩,降不了火气也不至于助燃烧着房子。
  新中国之始开展剿匪反霸斗争,将匪患悉数消灭,人民拆除鹿砦寨垣,开始安居乐业。于今一些剿匪剧中,编导一改戏路——匪徒多好汉,百姓送军鞋。快感过后不免让人心生疑惑,这种有悖历史存真的演绎,仅仅在于放大人性本善的“因子”吗﹖刻意拔高土匪的思想觉悟,不怕矮化反匪者的银幕形象﹖戏弄历史的归宿是失去传统文化的宝鼎。
  有资料显示,解放军在剿匪战役中伤亡人数,远大于解放战争后期与国民党正规军作战的损失。可见匪股之多,匪势之众,匪行之滑,匪心之不化,已到除恶不尽,韭菜疯长的地步。匪患如同啄害民生的秃鹫和侵蚀人民政权的潜流险滩,也只有人民政府和军队,才能彻底干净地肃清困扰国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匪祸,因此戏说匪事,涂抹匪疮疤痕,无异于哼曲止痒,实乃一种文化误导,其淆惑子孙后代认知性,不亚于土匪的造孽,倘若以文化匪徒冠之,亦不为过。如果还有人言之凿凿称许“草头王”,那我们只好说千万不要当真,演戏就是说假,美化土匪的剧情亵渎了历史,帮闲揩去血淋淋的匪事,开罪于自己的日子。
  土匪是旧中国肌体上的一种病灶,因于肌体败腐,果于加速其朽烂。人性失善从恶而为匪,萌芽于贫贱,生长于僻壤,蜂起于乱世,为祸于一方,扭曲于欲壑,创伤于国体,覆灭于旧制度消亡。在无梦的季节,放飞思想的风筝也要有地线牵引走向,结合空间驰翔,经得起风雨洗礼。
  去年桃花开时,我在河堤上溜达,见河面漂着一舟,所谓舟其实由两副汽车内胎扎成,铺一块木板作船桥。木板上坐一老者,脚穿胶靴,撑一支竹篙,在水面划来翔去。他一忽儿挑看挂网,一忽儿击水驱鱼,好不忙乎。                
  老汉见挂网空垂,驾船悠到岸边,向修河堤匠人探询鱼儿去向。匠人手指彩虹桥下道:“几天前,有两个老人从那儿倒进河里几框鱼苗,约有千余斤。据说他孙子考上名牌大学,许了口愿,来还愿的。”那工匠一手拎着水泥浆斗,一手张开五指比划,描摹抛进水里鱼儿个头。捕鱼老汉听罢,嘻嘻几声,挥槁继续吆喝去了。这时驻足看景致一中年人,哧鼻一下指着水面说:“有人放生有人为害,大小鱼通吃!”是啊,在河面拉网与临岸垂钓是两回事儿。
  就我所知,没有人当面去指责这种行事风格,顶多在心里打个咕噜或暗骂几句而已,也正是这些看客的漠视,推助了规则的罢市,演变掉心中的壁垒,让陈腐入侵肌体,丧失拥有的健康通道。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