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22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亲情悠悠推荐
中尉笔记:河上看柳
文/艾平 河风起后,两岸柳线抽动,叶落水面,在阳光里盈缩成细碎斑斓。阴...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莫名的悲凉----常回家看看
                                            文/金兰仁

    到浙江嘉兴上班没有几天的侄子,匆匆回到家中,打来电话说,他大舅去世了。
  柳哥是嫂子的长兄,年龄长我很多,平日相见,以兄弟相称。他热爱和享受生活,烟酒茶不离手,条件差时,少吃点。条件好时,不亏待自己。人很聪明,尽管文化程度不高,但壮年时无师自通,在市里大饭店主厨。偶然同车从城里回家,说到他的职业:“人如果喜欢某项事业,达到热爱的程度,花时间,付出精力,一定会有作为,会有回报。我当厨师肯定是为了赚点钱,但更主要的是喜欢这项工作。”每次相聚,喝到酒酣时,他就炫耀两子一女的幸福生活,笑话我:“你只生一个,到时候医院里换班的人都没有”,弄得心里酸酸的,怪不好受。
  也许长期油烟浸润的结果,他半年前被查出患肺癌。听到消息,觉得不意外,已经七十岁有余的人,不算长寿,走也是正常的事情,何况还可以治疗延续生命。他很豁达,不会很低沉,经常笑说自己吃的比别人多,要提前走,不然就多吃多占。他有两子一女,都是厚道的农家子弟,老实孝道,已经成家立业,家在附近,会很好照顾他,陪伴他幸福离开。
  出殡的前一天,我照例去吊唁,见到提前到达的嫂子。也许是悲戚,也许伤心,嫂子对着侄子和外人,不停地唠叨:“大舅走的时候,身边都没有人,只有我和舅妈两个人在场!”
  柳哥离世,嫂子肯定悲伤。但嫂子一反常态,重复絮语,则是心中有无言的悲凉。后来,断续从侄子的口中知道他大舅离开时的情景。半年前,查出柳哥患肺癌且是晚期,年前就已危重,元宵前处弥留状态。然而,元宵后,儿子媳妇和女儿女婿要到工厂报到,晚去难找工作,且孙子孙女随父母在外地就读,要赶时间报名。可以想象当时分别时的情景,病危父亲希翼的眼神,儿女一步三回头的迟疑,难以言状的悲哀。此时分离,肯定是无奈的选择,又有什么办法呢?怪儿女无情?儿女要生活,不走不行;怪工厂老板不尽人情?他们也是一件件商品换钱,一栋栋房子换生活。
  古训“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在工业化的今天,完全做到是不可能了,而对于家乡的许多年轻人,则是奢望。走南闯北的年轻人回家都说:“走了那么多地方,唯有家乡才是真正的富饶鱼米之乡”。尽管如此,但家乡在扑面而来的城镇化进程中转身速度缓慢,产业结构调整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状态,家乡人单纯从事农事活动,已经不能富裕家庭,年景差时,甚至无法满足日常开支。娶媳嫁女,兴建屋舍及孩子读书三件大事,样样花大钱,不做工赚钱怎么办?年轻人外出谋生,也是孝心所在。尽管有新农合,可以报销部分医药费,但是不能报销的部分以及生活所需,都要儿女到外面赚钱贴补,不然,老人的晚年境况会更差。
  年轻人的无奈,生出了老年人及家庭的无奈。嫂子的唠叨,说出了许多父母的担心和凄凉。如今,沿村镇街道看各家,几乎过半家庭,年轻及中年人长期外出做工,且基本无力在工作地买房,不可能将父母及子女接到一起生活,年迈的父母或年幼的孩子只有留在家中。平日里,老少在家里相依为命,过着看似幸福,实则艰苦的生活。老人重新挑起生活重担,种田种地,抚养孙辈。生病时大都咬牙坚持,困难时也只有求助同样老迈的邻居和亲朋;远方的儿女,只有天天电话,经常视频。然而,现代化的交流工具,解决不了陪伴父母的问题,安不了家里外面相互牵挂的心,更做不到看护病重的父母,陪伴双亲幸福地离开。
  时间倒回以前,不能陪伴病中的父母,不能为父母送终是不可思议的事。当年,老人病重,无论是不是农忙,生产队一定安排子女在家照顾,而且亲朋邻居,白天做完工后,晚上会来守夜。而现在,已经不鲜见了。据说,去年熊家的儿子媳妇得知父亲病危时,立即启程。老人没有熬到儿子到家,就走了。儿子回家后,在父亲遗体前整夜长跪不起,怎么拉都不肯起来,以此表达自己的负疚之意,看者无不动容,可又有什么法子呢?能责怪他吗?为了父母更好养老,儿女外出做工,是孝道。可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深感陪父母终了的愿望很奢侈,可望而不可及。本来,为父母养老送终是儿女天经地义的责任和义务,也是为人子裔最低标准。然而,这看似简单的义务,以前能做到的事情,今天做起来却很难,让人费思量,讲起来有无尽的伤感。当然,做儿女自身原因肯定是主要的,但是这种让无数人离开家乡,外出谋生的氛围是否要改变?这种让无数人做出这无奈、两难选择的环境是否必须要改善? 
  很多人从各种角度,解释目前子女不能陪伴双亲,不能为父母送终的现象,聊以安慰自己。其实,说什么都很苍白,想什么都感到无奈。但愿家乡尽快结束这老少分离的悲凉,尽快进入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快车道,改变目前高度依赖外出做工才能讨生活的窘境,人们能在自己家乡做工谋生活,儿女有机会陪伴老去的父母,有时间看看父母灿烂的笑容,特别是在父母和子女在离别之际,不留下任何遗憾和追悔!
  
  
               草于二0一七年四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