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19  星期二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乡村风情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短篇小说  
山妹子
    
                                            文/许立强

   太阳落山了,天边溅起一片晚霞。一群远归的大雁唱着歌由远而近的向广场上空飞来,唤醒了沉浸在热恋中的洪浩和郭燕,又朝着远方那绵延起伏,披满霞光的山峦飞去。洪浩和郭燕下意识地从连椅上站起来,他们都被这久违的景色陶醉了,一直目送着那呈人字形飞翔的雁队由大变小渐渐的消失在无尽的天际中…… 
    远去的大雁拨动了郭燕思乡的情弦,她挽着洪浩的胳膊一边在广场上散步,一边讲述起两年前她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的情景。
    也是在这样一个初冬的季节,也是在这样一个太阳即将落山的时辰,她呆坐在自家门口的石阶上,望着县政府给村里新修的那条通往城里的山间公路,始终不肯移开目光。她已经这样呆呆地坐在这儿期盼了整整一天了,母亲送过来的烙菜饼她都没有心思咬一口,就在她几乎绝望了的时候,她忽然看到了那身着橄榄绿的邮递员像一位神圣的天使一样从晚霞中缓缓走来,当她激动地从邮递员手中接过那长方形的大信封,心差点跳出嗓子眼。当她在全家人的簇拥下用那掺杂着乡音的普通话一字一句的读完录取通知书后整个家庭沸腾了。爸爸、妈妈把爷爷、奶奶、叔叔、婶子、姑姑、姑夫都招呼到了村东那家装修高档,饭菜最贵,有卡拉ok的饭店里,又吃又喝又唱,一直折腾到深夜…… 
    郭燕在讲述这一幕时,就像讲述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仍然有些激动不已。洪浩只是默默地听着,没有吭声。郭燕不高兴了,一步跨到洪浩面前,挡住了洪浩的去路,她刚想发泄心头的不快却发现洪浩眼里盈满了泪水……
    郭燕的回忆把洪浩的思绪牵回到两年前那个撕心裂肺的傍晚。他清晰地记的,那一天是父亲去世一周年的祭日,他上完坟回到家里,看到刚从县一中高中毕业的小妹正在埋头一件一件地洗着他替换下来的一堆脏衣服,耳后的发丝散落在额前都顾不的撩一下,那专注的神情像是要把哥的衣服一下子全都洗完。他上前问,妹子,是不是你已经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要走?妹子没有出声,摇了摇头哭了。他安慰她,别伤心,别泄气,明年咱再考。妹子听了哥的话不哭了,她腾出一只手,在衣襟上擦干,而后把手伸向背后取出一个大封信递给他说,哥,这是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洪浩接过录取通知书没有郭燕那样的兴奋,相反心情却异常的沉重起来。父亲去年在镇煤井瓦斯爆炸事故中去世,娘便一病不起瘫痪在床上。自己如果去上大学谁来照顾娘,照顾小妹?谁来养家糊口?他是儿子,是哥,他有义务和责任挑起这千斤重担。 
    妹子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说,哥,你放心地去上大学吧,我已经高中毕业了,我可以在家种地、养猪、做饭、照顾娘,我还跟同学学会了用玉米苞皮编制草垫和草鞋,可以赚钱供你上大学。他望着妹子那纤细的身板,尚未脱尽稚气的脸庞和那透着善良、真诚的眼睛,心里一阵阵发酸,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他问妹子,你刚才为啥一边洗衣服一边落泪?妹子说,你连续考了两年,终于圆了咱爹咱娘的心愿,妹替你高兴,你是咱娘的希望,你是我哥,我激动,我自豪……
    想到这洪浩眼里含着的泪水忍不住地滚落下来。郭燕问,你怎么哭了?洪浩平静了片刻说,我被你那思乡的情绪感染了。
 
    太阳收起了天边那最后一抹霞光,夜幕随之也垂降下来。
    郭燕两眼盯着洪浩说,喂,我的胃开始提意见了。洪浩回过神来,调整了一下情绪,拉起郭燕的手走进广场附近一家酒店,在一层零点大厅一张紧挨临街玻璃窗的餐桌前面对面坐下来。
    夜幕降临的时候,是这座古老的省会城市最繁忙的时候。大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汽车像打了蔫的长龙,在缓慢地向前移动,全没了那股子在旷野里撒欢的劲头,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已纷纷亮了起来,多姿多彩,争奇斗艳…… 
    郭燕扭头望着窗外的这一切又想起了自己的家乡,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她说,大城市有什么好,嘈杂、污染、浮躁,我还是喜欢家乡的宁静、清新和沉稳。
    郭燕的话,又一次把洪浩那还没有完全移到餐桌前的思绪又送回到他的家乡,他家乡那个寂静的小山村,和他那一夜之间脱尽脸上的稚气,一下子成熟起来的妹子。 
    他忘不了去年仲秋节前,妹子泣不成声地给他打的那个电话,哥,娘走了,我知道你正忙着复习功课迎接期末考试,可村长说按咱山里的风俗闺女不能给娘摔盆……当他疯也似的赶回家时,妹子已经给娘穿上了她自己精心缝制的寿衣,准备好了给娘出殡的所有物品。 
    安葬完娘,返回村子的路上村长忍不住地对他说,你这妹子可真不易呀,你娘去世前这几个月,她隔三岔五地用我家的地排车拉着你娘去县医院,一去一回要跑几十里地,为了省下钱给你娘看病,供你上学,她连长途汽车都舍不得坐…… 
    返回省城里的那天,妹子一直把他送到离村几里外的柏油马路上,分手时塞给他一大把零钱。他对妹子说,哥不要,哥已经有了奖学金,还有勤工俭学挣的钱。妹子说,娘没了,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我在村里又花不着钱,这钱不给你给谁?洪浩收了钱对妹子说,汽车不知啥时候才来,你回去吧,再晚了太阳就要落山了。妹子点头应着却不肯移动脚步。洪浩发现妹子又消瘦了,那本来就纤细的身板在那肥大、宽松的衣服衬托下显的愈加单薄了。原来那又嫩又耐看的脸蛋儿也露出了颊骨的轮廓,只有那双懂事会说话的眼睛依然透着善良、真诚和纯朴…… 
    不知过了多久,汽车来了。洪浩一招手汽车停下来,他一边上车一对妹子说,起风了,快回家吧。妹子嘱咐说,哥,你一个人出门在外,遇事要多动脑子,不能依着性子来。洪浩说,知道了。妹子又叮嘱,哥,常来信…… 
    洪浩在司机的催促下上了车,车门关上了。洪浩疾步踱到车尾,透过后车窗望着妹子,他看到妹子可怜巴巴地瞅着启动了的汽车哭了。当妹子猛然发现哥正从汽车的后窗里望着自己时,慌忙用衣袖抹去眼里的泪,而后犟努出一脸笑容冲着哥。她不想让哥在分别时看到她心里难过。
    汽车越驶越远,空旷寂静的大马路上只撇下妹子一个人,她呆立在那儿,任凭那骤起的寒风掀动着她的衣襟,撩扯着她的发丝…… 
           
    想到这,泪水模糊了洪浩的双眼,他赶忙起身去了卫生间,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打开水龙头,借着洗脸让泪水尽情地流淌出来……
    洪浩从洗手间回到零点大厅,见郭燕在看菜谱,落座后随口问,菜点过了吗?郭燕摇摇头。洪浩扭头想招呼服务员,但见几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在餐桌之间,续水倒茶,斟酒传菜,收拾残羹剩饭,忙的不可开脚,便把话收住了。他的目光被那个身材纤细,椭圆脸,大眼睛,目光里充满真诚的女服务员吸引住了。她手脚勤快,干活利索,多像自己的妹子呵,当他看到一位中年男顾客因一道菜不对口味板着脸冲她发火时,他觉着心里很不是滋味,菜不可口是厨师的事,你干吗冲服务员发那么大的火,然而那位女服务员却给对方鞠了一个躬,说声对不起,把菜端了下去…… 
    洪浩忽然想起妹子一个月前写给他的那封信,信上说,她的高中同学给她在县城一家酒店找了份工作,管吃管住每月还按时发钱,让他不要再勤工俭学了,专心学习,毕业后好报考研究生…… 
    洪浩在想,自己的妹子此时此刻也在这么忙碌着吗? 
    郭燕见洪浩盯着女服务员发愣,便有意提高嗓门转移他的注意力,我有一个要好的高中同学也在酒店打工,工作很辛苦,每月工资才只有几百元。洪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那位长的像妹子的服务员走过来,对洪浩和郭燕说,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洪浩说没关系,说完把郭燕递过来的菜谱又推了回去。他听人说,如果女友真心与你相爱,会替你着想,专点便宜的菜。让郭燕点菜,正好可以丈量一下俩人之间的距离。郭燕很在行地点了四菜一汤,服务员一结帐九十元,洪浩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他是第一次走进这种高档次的饭店,没想到会花这么多钱。他借口有两道菜不对口味,想调一调品种,把菜谱要了过来,一看菜谱郭燕点的都是最便宜的菜。他只好去掏钱,他兜里正好有妹子刚刚寄来的三百元钱,那是他妹子辛辛苦苦一个月挣来的工资…… 
    饭菜很快上来了,洪浩也弄不清自己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吃完的这顿饭。直到两个人走出酒店,手挽着手漫步在大街的人行道上,他才清醒地意识到,有些事情自己必须得向郭燕说明白。他对郭燕说,你不是一直想了解我的家庭情况吗?我和你是同乡,你住县城,我在乡下,我的父母已经双亡,我只有一个妹子在酒店打工……
    听了洪浩的话,郭燕停住了脚步,吃惊地望着洪浩,你这是在考验我吗?或者说你是想考验我对你的感情?洪浩摇了摇头说,你想听我的故事吗?我今天全都告诉你…… 
    夜幕下,洪浩从来没有这么痛快地向他人倾诉过积压在自己心头的苦楚,也从来没有这么淋漓尽致地向他人表述过自己所感受到的人间最真挚的手足之情。
    郭燕听得很认真,听完之后她许久没有出声。
    洪浩说,现在你明白了吧,我是一个穷困的山村娃子,我根本就没有资格拉着你的手走进刚才那家并不高档的饭店。当然,如果我们之间的爱情只能用金钱去购买,我也只能是望而却步了,因为我现在几乎是一贫如洗,有的只是心灵上的债务和一些自以为是的梦想。
    郭燕似乎并不关心洪浩那撕心裂肺的表白,她更急切地想知道的是洪浩妹子就读高中时所在的学校、班级、和姓名。当洪浩把这些一一的告诉她之后,她那深泽般的眸子里抑制不住地盈满了泪水。
    洪浩掏出手帕一边轻轻为她拭去溢上脸颊的泪水,一边不解地问,你怎么哭了?郭燕说,你妹子是我最要好的同学,是我们班的尖子生,高考成绩整整比我高出一个分数段,她那天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找到我,告诉我要放弃上大学在家照顾娘,在家编草垫挣钱供哥上学时,我们俩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郭燕那带着哭腔的话语犹如一声炸雷在洪浩耳畔震响,我的妹子也考上大学了?这么大的事妹子居然守口如瓶,直到今天自己竟全然不知。他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却见郭燕肯定地点了点头。洪浩仰脸望着无尽的夜空,欲哭无泪,欲泣无声,像一尊雕塑呆呆地伫立在大街上。郭燕瞪大眼睛盯着洪浩的面孔。借着月光,她清楚地看到他伤感地合上了那双呆滞的眼睛,两汪泪水从眼角涌出,顺着面颊源源不断地流淌下来……

作者简介:许立强,男,曾在济南日报社任主任编辑、主任。现为济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1986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在人民文学、山东文学等多家报刊发表作品近200万字,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天字一号工程》、中篇小说《色酒》等。有10余篇作品获省以上奖励。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