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1  星期六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寓言哲理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短篇小说  
女孩与狗
                             
                                          文/张浴葵

    一个超越时间、空间、物种的情感寓言故事,关注童年、生命与爱。

    想爱,没有人能够阻止,尽管我是条狗,是条雄性的狗。
    我很帅,我确实是条狗。人类所说的时代和国度在我的思维里没有概念。我一直不知道处在公元几年,在哪个国家,包括小洁,我的初恋女孩。我只知道她6岁,是个东方女孩。
    很难说我的种族寿命是多少岁,我到这个世界6年了,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在我的心底,我有爱,自己看来,比任何人都强烈。
    我的男主人也很帅,有一只特别好看的臀,他经常在房间来回走动,我的视线正好和那只好看结实的臀平行,它有节奏地扭来扭去,似乎在打着音乐节拍,美妙而性感。他似乎有着不少的国外生活经历,经常操着英语和他的母语说话,语气简洁、坚定,散发着男性特有的磁性,好听的很。他是个擅长说“NO”的人,这与他的民族中庸随和的习惯不符合,但又有什么不好呢?他是精英,他的生活令许多人羡慕和嫉妒。他的臀从不随便乱坐,但每次坐的地方都是那么合适。这个国家有类似的说法:“屁股决定思维”,可见一个人的位置至关重要。
    我的女主人是一位典型的东方美女,年龄与她的美无关,她象一朵桃花,淡粉色,从未凋谢。清丽、淡雅,弥漫着爱的红晕。她单纯、简约,时光碰触着她丝滑的身体,只能悄然滑落,丝毫留不下任何痕迹。我爱她6年了,如果不是小洁的出现,我可能会陪伴她到老。
    我的出生是为我的女主人咪咪设计的,我的父母来自遥远的国度,那里阳光充足,大地绿色,天很蓝,每年也下几场干净厚实的白雪,我们的毛发是纯正的白色,不掺一点杂质。男主人通过层层关系找到了我的父母,我是父母的第一个儿子,男主人很高兴,兴奋地说要的就是“NO.1”。按家族的习惯,我自然要被母亲顺产出来,男主人却说:“NO!NO!要纯洁!要它不要残留通过产道的记忆,让它只有豁然来到世界的记忆,这样会忘记它的种族,更接近人类!”,要求给母亲做剖宫产。就这样,我被两个医科大的研究生从母亲腹中剖了出来。随后被抱到女主人怀里,我至今思念着我的父母,尤其是为我的出生受过罪的妈妈,她因为手术,以后不敢生太多的宝宝了。
    女主人咪咪工作清闲,大部分时间是寂寞。男主人事业做得很大,没有时间陪她,我成了她唯一的亲人。我们一起吃饭、洗澡、上网、睡觉。她的温柔无可比拟,我爱她,象对待我的妹妹,这种感觉很怪异,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那么怜爱、忠诚,怕她受伤害。我为她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用嘴叼这叼那。男主人很满意,夸我“无与伦比的聪明”。
    小洁的到来也是为咪咪设计的。咪咪有了宝宝,快临产了。男主人又通过层层关系找保姆,小洁的妈妈是口碑很好的月嫂,被请了过来。小洁6岁了,家在农村,瘦瘦的,白皙的脸上点着几粒雀斑,显得活泼、俏皮。第一次进家门,小洁一眼就看到了我,因为我们俩个子差不多,呵呵。她惊奇地说:“哦?叔叔家的狗狗都这么帅!”,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瞬间,我爱上了这个活泼的女孩,我叫做是我的初恋。
    原来时光是如此快活,原来寂寞让我过早成熟,小洁的到来让我回到了童年。咪咪躺在床上,我和小洁坐在地板上看书、画画。她画,我为她叼笔打杂,能为她做事很幸福。农村的阳光没有把她晒黑,她的小手、小脸蛋儿、牙齿都那么白净、可爱。小裙子也那么干净,透着洗衣粉的味道。最迷人的是她不停地对我说话,说心里话。原来,她跟随父母在这个城市打工,爸妈想挣了钱在城市买个房子,让她上最好的学校,考她梦中的大学。不幸的是,爸爸在工地施工时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腰椎骨折,瘫痪在医院,已经住了好长好长时间。包工头承诺出钱为他爸治病,可就是迟迟不给。她娘俩没有钱找律师打官司,只能一天一天等着,家里的积蓄全花光了。妈妈是月嫂,工资还凑合,但每月的工资,在妈妈的手里还没捂热乎,就送到医院了。
    小洁说这些的时候,很成熟的样子,没有愁苦,坚定地说要好好挣钱,为爸爸治病。咪咪在床上说:“等我生下宝宝,就帮你们打官司吧,你家这样可以请法律援助啊。”我们不懂法律援助,咪咪说就是一些好心的律师无偿帮穷人打官司。小洁听了,又想当律师。
    咪咪到医院生宝宝了,却拿不定主意是剖宫产还是自己生,紧张地问我和小洁两个不懂生孩子怎么回事的人。我搜遍我们家族的历史,突然想起了你们人类的生理学家巴甫洛夫,曾用我们狗的家族做实验,研究什么正反馈、负反馈的生理现象。所以我们祖先老早就知道,正反馈就是顺其自然,一口气要完成的事情。比如小便、大便、生孩子,都叫正反馈。如果中间阻止这种事情发生,身体会委屈,要生病的。我鼓励咪咪自己生,咪咪会意地点了头。可是男主人来了,听了咪咪的意见,说:“NO!NO!我们要make love,懂吗?宝贝!make love!最幸福的事,宝贝!”。天知道那个“make love”和生孩子有什么关系?!我看透了,男主人做事总按自己的意愿来,一点都不考虑顺其自然的事情,就是人类所说的逆着客观规律办事,早晚要倒霉的!也许我太心疼咪咪了,开始恨这个总说“NO”的体面男人,或者说讨厌他们这一类自以为是的人。咪咪听了羞红了脸,看来她是想挨一刀了,人类的事情我真是管不了。
    小洁家租住在郊外的棚户区,附近有一所民工子弟幼儿园,本来她上幼儿园,自从爸爸出事后,妈妈为了多挣钱,找了一家全天候保姆业务,因没时间接送小洁,小洁只好辍学。好在主人不错,同意妈妈带着她住在家里。她已认字,能读好多童话故事。这次幸运的是咪咪阿姨家藏书也很多,也允许她随便翻,又有我相伴,她看了书就会跟我讲,咪咪说小洁也许能当个作家呢!
    咪咪剖宫产生了个宝宝,男主人和小洁妈妈忙得不亦乐乎。我和小洁也想祝贺一下。那天,小洁带着我偷偷溜到小区的超市里,用仅有的零用钱,为宝宝买了两瓶酸奶,我们想象着宝宝得多高兴、多幸福!刚生下来就接到祝福礼物!我的味蕾和人类不尽相同,我不懂人类的礼仪,但我坚信,有人祝福一定是幸福的。看着可爱的小洁,我感叹,她真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后来实在不太了解发生了什么。我第二天起床后,看到小洁在哭,见到我,把脸贴在我的脸上,隐忍着不哭出声来,流了好多眼泪。那一刻,我真想变成人类,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象父亲一样爱她。可是,我是这样无能。后来隐隐约约听到男主人责怪小洁妈妈,关于教养之类的话,说把酸奶放在宝宝床边很危险等等。小洁妈妈一直在道歉。
    日子突然安静起来,除了宝宝响亮的啼哭声,我和小洁再不敢弄出任何动静。
    那天中午,小洁妈妈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爸爸病情加重,要她尽快去一趟,抢救需要家属在场签字。小洁妈妈哭着走了。小洁也想去看,我知道她没有钱,也不会坐地铁。我知道在咪咪家找钱太容易了,就叼了100块钱塞到了小洁的口袋里。小洁并没有感觉到。她只是茫然地走出了小区,随手掏了一下口袋,竟然发现是100块钱,她惊喜地望了望四周,没有看到目送她的我,我想在她这个爱幻想的年龄,一定认为那是上帝送给她的钱让她去看爸爸。果然,小洁扬起了小手,迅速上了开往医院的出租车。
    结局我不说,精明的人类也能猜到,小洁在男主人面前承认了口袋里确实有100块钱,并且花了,打的看爸爸了。那是谁塞给她的呢?只有妈妈成了最大的嫌疑。小洁和妈妈收拾行李,被迫离开了,消失在茫茫的车流人海中。
    爱,导致这样的结局,我再怎么爱才能挽回?!
    我离开生活了6年的家,随小洁而去。我知道她在哪里,我熟悉她的味道,我爱她。如果男主人在我出生的时候希望我本性更接近人类,那我此时此刻真要感谢他,我的人性已经不亚于他,甚至超过了他。我懂爱,我对小洁的爱就权当是我的初恋,今生今世我要寻找她,为她负责。
    灯火辉煌,车流如织,我看到了小洁瘦小的身影,看到了来不及换睡衣的咪咪正下车挽留小洁,也看到那位困惑的男主人在莫名其妙地摇头。这时一辆醉醺醺的豪华轿车正奔小洁而去,我猛扑过去,推倒了惊恐的小洁,那盏明晃晃的车灯越来越近,我感觉自己真正变成了男人,浑身有了无限的力量和兽性,去你的“NO!NO!”!去你的“make love”!去你的“教养”!去你的“诚信”!去你的“精英”!想要爱,就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爱的真谛,连狗都知道!!别他妈的披着人类的外衣跟我装糊涂!!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惊醒了路边冷漠的人群,那个醉酒驾驶的混蛋,脸啪的一声贴在了车窗玻璃上,正是我要扑上去甩给他的两记响亮的耳光!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