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5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山水田园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平淡如诗
                                         文/艾平

记得在我童年的时候,外祖父家里有几棵石榴树,春季打瓣,五月开花,到了中秋结出球形的果实,汁甜味美。每逢农历八月十五夜,外祖父就把我抱在膝上,一边用手剥着红黄间杂的石榴壳,一边指着月亮讲天上那些醉人的传说。有一年中秋节的晚上,隔墙的瘦老头冒了出来,他与外祖父为了一盘棋的输赢成了冤家。
见瘦老头手拎着个兜儿,面有愠色,我心知不妙,挣脱外祖父的怀抱,一溜烟逃进了屋里,因为几天前,我瞧个空儿攀上他家的老梨树,吃了个饱还嫌不解馋,又塞满衣兜才溜回了家里。外祖父不辨其缘由,惊诧一下后,只好陪着笑脸殷勤应酬。孰知那瘦老头将布兜往石桌上一按,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竟要与外祖父对月摆阵,扳回他那一局输棋。我倚着门框偷眼望去,见那拳头大的黄梨招魂般朝我吐光,禁不住手指抿起馋涎,心悸耳热一阵儿,终于放胆走了过去。瘦老头笑睨了我一眼,又与外祖父耳语了几句,便都爽笑了起来。
第二年春种时节,外祖父买来一棵梨树秧,选址屋前让我扶正,他一锹一锹地栽种起来。之后,浇水育苗,剪枝蔓扎篱笆,他像呵护自己的儿孙那样精心而持久。后来,我终于从外祖父默默无闻与勤劳善良中感悟到,世间很多人很多事微不足道,他们却生活得真实自然,而满山的彩练也正是由一株株草和一朵朵花组成的。
外祖父仙逝于1969年,那是一个贫穷而又只讲造反有理的时段,他没有因为我父亲所谓站错队而嫌弃而划清界限,把一个长辈的融融亲情无私地释放出来;他也没能看到晚辈平反昭雪的暖阳升起在村头的树尖,但外祖父明白一个道理,这就是木柴燃烧时会流泪,在噼啪炸响中吐出红色的火焰,只剩余烬依然光热;他更清楚那些宵小如山鬼打灯游野,望风烧房子,遇河推人下水,见天光魂散形无,下场没个好。每当想到外祖父平淡如诗的生活和朴真至善的品格,便不由追忆起往昔的时光:
  遥想故乡儿时甜,外公栽木我品鲜。
  东篱红瓣西墙花,巴望仲秋石榴圆。
  怀抱儿孙看燕子,衔泥打巢身不闲。
  雨剥老屋石犹在,树前念叨故人贤。  
生活是一支歌,奏响者便是乐手,伟人与凡夫无别于日子里的流韵。一位抗战时期访问过毛泽东的美国记者,在他的著作中写下这样一件小事:
有一次,毛主席在陕北自己的窖洞里会见他,谈兴正浓时,忽然从外面飞进来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那彩蝶扑闪着翅膀,时而伏椅,时而绕室,如歌似舞。见斯情景,毛主席竟孩子般地兴奋起来,他捕到那吉祥物观赏良久后,又制成标本夹在书页里以示纪念。或然,令这位外籍记者感念至深在于,他看到的是一个人性化的毛泽东,一位由乡间走来的伟人,而不像他的敌人宣传的那样赤发红眼,靠打家劫舍过活的匪样儿,于是发出由衷的赞叹——红星照耀下的中国有救了。
情感的泉流因纯洁而甜蜜,交往的方式因自然而美妙。我所知道的一位中级法院院长,每周日必到一个普通工人家里吃芝麻叶面条,人们在惊讶之余,慨叹自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是啊,攀上这么个大官,能解决多少实际问题哈!可是,有谁会想到这一官一民原本素昧平生,他们的情谊至今没有掺兑任何名利水分,来往如同邻居间走动平等而随和,或许正因如此,他们的感情日渐笃深,日益为他人所羡慕。
有谍战小说之王称谓的作家麦家,曾透露自己上青云史,其中一个环节起到至关重要作用,也就是他迈步人生第一脚时遇到了贵人。1981年麦家参加高考,体检时正值暑热,他看人多队排得长,就站在卫生院门前树下等待。一个体态敦胖的中年男子打着手凉,从卫生院出来也避到树下,这时麦家看来人热感比自己盛,便下意识地挪了挪身体,让出凉荫。那人与麦家搭上话后,了解到他的现况家境,问是否愿意学习无线专业,原来中年人是军校派来招生的头儿。就这样麦家走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无线电系,由于志趣后来又考进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再往后,有了我们看到的《暗算》《风声》《风语》等大手笔。
古人有语,君子之交淡如水。水为无色无味,无形无状。人之交往如水的平淡,平平常常即是真,有了真情,心曲可诉,苦亦是甜。战友联谊,亲朋聚餐,道说前情,放眼未来,只为那一段缘;红颜知己月下漫步,低语心头的思念和祝福,只为来生的聚首——这些人之常情,平凡琐事,无不留下美好的记忆,成为晚年滋心浴腑的甘霖。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