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22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山水田园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平淡如诗
                                         文/艾平

  记得在我童年的时候,外祖父家里有棵石榴树,春季打瓣,五月开花,到了中秋结出球形的果实,汁甜味美。每逢农历八月十五夜,外祖父就把我抱在膝上,一边用手剥着红黄间杂的石榴壳,一边指着月亮讲天上那些醉人的传说。有一年中秋节的晚上,隔墙的老陈头冒了出来——他与外祖父为了一盘棋的输赢成了冤家。
  我见他手里拎着个兜儿,面有愠色,心知不妙,便挣脱了外祖父的怀抱,一溜烟逃进了屋里,因为几天前,我瞧了个机会攀上他家的老梨树,吃了个饱,还嫌不解馋,又塞满了衣兜才潜回了家里。外祖父不辨其缘由,惊诧了一下后,只好陪着笑脸殷勤应酬。孰知那老陈头将布兜往石桌上一按,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竟要与外祖父对月摆阵,扳回他那一局输棋。我倚着门框偷眼望去,见那拳头般的黄梨正朝着我笑,心悸耳热了一阵后,终于放胆走了过去。老陈头笑眯了我一眼,又与外祖父耳语了几句,便都爽笑了起来。
  第二年的春种季节,外祖父买来一棵梨树秧,让我用手扶正后一锹一锹地栽种起来,浇水育苗,剪枝蔓,扎篱笆,他像呵护自己的儿孙那样精心而持久。后来,我终于从外祖父默默无闻与勤劳善良中感悟到:尽管世间很多人、很多事微不足道,但他们生活得真实而自然,而满山的彩练也正是由一株株草和一朵朵花组成的。
  现在,在我桌上的玻璃板底,压着一张5元人民币,成为一页饰画,不,它是我珍藏的另一份甜蜜的回忆。
  那是立冬后的一天,气温骤降,细细的雨丝透骨生寒,我挤公交车去上班。当公交车驶到一座铁路桥涵下时,竟熄火在了积水里,两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站在我旁边不停打闹逗乐,让人心中更生烦;更煞风景的则是刚才忙于修车的司机,竟一声不响地抽起了闷烟,摆出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那救援拖车又为什么杳无音信呢?我局促地搓着两手,心里诅咒起这鬼天气来。
  时间如涵洞壁淌下的雨,滴嗒滴嗒地流着。我旁边那两个男孩见乘客开始骚动,显出焦急的样子,从窗口向外望了一阵后,下车将身子贴紧洞壁,沿着露出水面的石头跃进着,企图走出这片“黄泛区”,但他们行不到数米远,水便有没膝深,两人只好返回了车上。
  上午10点光景,我见一辆客车自北驶来,雀跃中已做好更换车辆的准备,不幸的是那庞然大物在接近我所乘车的尾部时,竟也熄了火。这下子,那两个男孩仿佛来了主意,他们束腰挽袖后,居然从车后窗爬上了邻车的顶盖儿,攀着涵洞檐的护拦跃上了铁路桥面,一溜烟走了。
  “太悬乎了”,乘客都着实替那两个男孩捏把汗。
  “快瞧!那两个男孩弄了辆脚踏三轮车来载人啦。”乘客发出尖叫,看着那两个高挽裤腿的男孩,我的心禁不住颤了一下——天哪,他们从哪冒出来的!刚才我还在怪他们是街上的“混混儿”呢!可是,总不能要钱不要命啊!继而,我心绪又平静下来,将攥在手里的一张钞票高高扬起------
  “不收费?真是好孩子。”一位老妪打着颤音。
  “这档子事还真叫咱碰上了!”一个青年女子惊喜万分。
  渡去最后一名乘客,那两个小伙子水湿到裤腰,大伙儿劝他们赶快找火烘烤。生活是一支歌,吹奏者未必都是歌手。伟人与凡夫无别于日子里的流韵。
  一位抗战时期访问过毛泽东的美国记者,在他的著作中写下这样一件小事:有一次毛主席在陕北他的窖洞里会见他,谈兴正浓时,忽然从外面飞进来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那彩蝶扑闪着翅膀,时而伏椅,时而绕室,如歌似舞。见此情景,毛主席竟孩子般地兴奋起来,他捕到那吉祥物观赏良久后,又制成标本夹在书页里以示纪念。这件偶然的小事,那位记者在多年以后仍感念至深。伟人的情怀可见一斑。
  情感的泉流因纯洁而甜蜜,交往的方式因自然而美妙。我所知道的一位中级法院院长,每周日必到一个普通工人家里吃芝麻叶面条,人们在惊讶之余,慨叹自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是啊,攀上这样一个大官儿,能解决多少实际问题哩!可有谁会想到这一官一民原本素昧平生,他们的情谊至今没有掺兑任何“名利”的水份,来往如同邻居间的走动,平等而随和,或许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感情日渐笃深,日益为他人所羡慕。
  古人有语,君子之交淡如水。水为无色无味,无形无状。人之交往如水的平淡,平平常常即是真,有了真情,心曲可诉,苦亦是甜。战友联谊,亲朋聚餐,道说前情,放眼未来,只为那一段缘;红颜知己月下漫步,低语心头的思念和祝福,只为来生的聚首......这些人之常情,平凡琐事,无不留下美好的记忆,成为晚年滋心浴腑的甘霖。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