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21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长篇小说  
分  类: 都市·言情 作品状态: 连载中
阅读数: 8133 最新更新: 2014-12-23 12:39:18
最新评论:
沐阳 于 发表以下评论:
  "大作家,睡着了吗?"
  "嗯?谁?是谁?"
  "你这大作家,可真是有趣,你这些天不是正在找我么?"
  "啊!是丛倩嘛?丛倩你在哪里?"
    "呵呵……你个木鱼脑袋,我不正在你面前的画里嘛?你等我出来!”
     只见眼前不远的墙上赫然挂着《爱之美》,我不禁感到奇怪,《爱之美》不是被道可给收走了么,为什么现在却又挂在此处了?难道丛倩真的是鬼不成?我随即惊呼道:
  “你……你……你别出来吓我!”
  “晚了!嘻嘻……”
  只见眼前《爱之美》中的裸女步履轻盈的走出了画卷,将手搭在了我颤抖的肩上,我下意识想挣脱那只手腕,就在这时我发现了裸女腕上那串隐约着幽幽的光芒佛珠……
  “啊……丛倩你别过来!!!救命啊……有鬼……有鬼!”
  就在我苦命挣扎时,突然被道可惊人的推喊声惊醒。回到现实,得知是梦,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道可坐在床边,看着有些许狼狈但并无大碍的我,打趣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文兄近来心事颇多啊!不如同贫道一起放下世俗恩怨修身养性,也图个逍遥自在如何?”
与道可相识多年,深知他是个爱说笑之人。我坐起身子整了整衣衫回道:“可惜小弟正直风华正茂、身强体壮之年,又怎能摆脱那坑人的七情六欲呢?明知是坑,却又不得不跳,这是必经之劫啊!这不,昨晚因看了道兄收藏的《爱之美》做了噩梦。还因此影响了道兄的休息,真是抱歉的很啊!”此时大脑已经完全清醒,我急不可耐的想知道《爱之美》、佛珠、丛倩三者的有何种联系。没等道可说话,我立马问:“道兄,能否将《爱之美》再拿出来供小弟仔细观摩、观摩?”道可眼中隐约露出一丝怪异,随即哈哈大笑到:“今日将《爱之美》拿出后,我已看出文兄的心思。为了不失文兄雅兴,我这就将画给你取来!”
  道可出门后,没一会已将《爱之美》拿了过来。接过卷轴,我已按耐不住性子匆忙站起身子将其打开。画面上年轻的女孩映入了我的眼帘,此人虽不着寸缕,但看上去极为端庄圣洁,她站着,侧着身,在窗前,似在注视远方,又似在沉思,目光有洞察灵魂的力量。我暗自吃惊!此人不是丛倩还能是谁?虽说那夜住处停电,但是透过烛光丛倩的大致摸样我完全可以分辨,画中丛倩的面庞虽然比那晚相见时显得稍有些稚嫩,但整体样貌几本没变多少。我将画中腕上那串佛珠看了个仔细后,拿出了丛倩遗留下的佛珠进对比,画中的佛珠除了纹路与现实的佛珠稍有差别外,几乎是一模一样,足见此画作者的细致入微。得此推断后,我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将卷轴缓缓卷起,这一切全被道可看在眼里。
  “文兄如此窃喜,看来欣赏此画后收获不小?不知文兄对此画作者陈凯是否有所了解?”
  “哦?此画作者?该死!一时看画心切,却忘了作者的来路!陈凯?”被道可如此一问,我不禁想到了那天晚上丛倩跟我说道过跟此人有过感情纠葛,而那个陈凯也是刚好是个画家,难道两者是同一人?我不禁问道:“道兄,在中国名画家行列里,有几人姓陈名凯?”
  “仅此一人!”道可目光严肃,语气肯定的回答着我的疑问。
  看来就是他了,我在心中暗自肯定。“不知道兄与陈凯有无来往?我想等到天明后登门拜访一下这位名画家。”
  “我对此人了解甚少,不过你父亲却是他的挚友!”道可哈哈一笑道。
  “什么?我父亲?道兄,我从未听你提及你还与我父亲熟识啊!我也从未在你面前提到过我父亲,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道可的话,让我惊讶的合不拢嘴。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了,你这大作家名气这么大,网民们早已将你的家庭背景在网上公之于众了,这不稀奇。与你父亲认识这件事嘛,还是等明天你亲自回家问他吧。天还未亮,继续休息吧!”
  好你个老道,又在这故作高深,也罢!我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三点。“此珠断线之日,便是桶底脱落,豁然开朗之日”既然如此,明天自然会有所许收获!折腾了一夜已是筋疲力竭,在困魔的引诱下,难以抵挡疲惫的我再一次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间听到阵阵“叽叽喳喳”鸟鸣声。我揉了揉眼,突然想到还有要是在身,于是赶紧穿上衣服,由于担心道路拥堵匆忙洗漱后,谢绝了同道可共进早餐。告别道可后,本想一路疾驰快点赶回家,奈何北京交通太过拥堵,我后悔当初没能在车上按着一双翅膀,这样做一来可以缓解北京的交通压力,二来可以解决我如今的燃眉之急。
  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走走停停用了近三个小时才到。期间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好几回。打开门,母亲这时正忙着切菜做午饭,我顾不上同母亲打招呼就直奔冰箱,取出面包就狼吞虎咽往嘴塞。母亲放下了手中的活,从冰箱中取出了牛奶,打开后递到了我手上。好奇的问:“文儿,你昨天不是说有稿子要赶嘛,今天这时候咋又回来了?”我边咬着嘴里的面包,边嘟嘟朗朗道“有些事,我没弄明白,需要详细的问问爸。”母亲面带笑容的伸出手将我嘴边面包屑擦去,站起身子说:“你爸在书房呢。我再去多准备几个菜!准是又没吃早饭,少吃点面包,等会吃饭!”
  吃完几片面包后,我走进了父亲的书房。父亲此时正写字台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我不忍打破父亲的思路,在一旁缓缓坐了下来。
  “又回来了?”父亲边摘老花镜边说道。
  “爸,在看啥呢?”
  “在看过去。”
  “过去?您那明明是本书嘛,又不是影集。”我伸着头想看究竟是什么书。泛黄的封面上“石头记”三个大字顿时充斥着我的眼球。“啊,这,这不是当年我拿出到学校背没收的那本?”我惊讶的合不拢嘴。
  父亲微微一笑。说:“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还能记得。”
  “可不是,东窗事发后,我在也没翻过关于《红楼梦》之类的任何一本书,内心或多或少还是有些许阴影的。”
  “那也不是当上作家写了好几本书了么?哈哈,没想到时间一晃将近快二十年了啊。看着你同妹妹一天天长大。而我和你妈却在一天天衰老。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啊!”父亲稍作停顿后,面目严肃语言坚定的继续说道:“我和你妈啊,现在就盼望你小子结婚,我们老两口好带孙子!”
  父亲以前从未过问过我的婚事,没想到如今连他老人家也按耐不住性子。
  被父亲这突如其来的话,压的我差点喘不过气。只好支支吾吾回道:“您昨天不是还说‘儿孙自有儿孙福,顺其自然’嘛,今天咋就变卦了呢?”
  “昨天是昨天,百善孝为先,不让我和你妈抱大孙子这就是不孝。你还是留意、留意吧。”父亲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不是,得留意、留意了,听说老刘家的媛媛是个不错的丫头,要不改明儿妈跟老刘说说?”母亲手里拿着一根茄子边说边走了进来。看着我和父亲目光惊讶的看着她,她咳了一声说:“没偷听你爷俩聊天哈,我只想进来问问茄子是切条还是切丁?刚好听见你俩聊这个话题,就插了一句!”
  我同父亲不约而同笑了起来。“妈,今天就做肉末茄子吧!我想吃您亲手做的肉末茄子了。”我怕老两口在婚姻问题上对我进行轮番轰炸,于是迅速站起身子将母亲扶出了书房。
  突然想到下午还要赶回去同刑师傅见面,我不得不开门见山:“爸,今天回来,我想向您打听一下陈凯这个人!”
  “你稍等片刻。”父亲突然面色凝重,拿起一大串钥匙,迅捷的挑出了一把,转身打开了身后那个藏着众多画册的柜子。从柜子中拿出了一本画册递到了我手中。说:“先把这本画册大致浏览一遍。”
  我接过画册,映入眼帘的封面正是《爱之美》的缩小版,画册右边的空白处‘陈凯画集’四字行书劲挺奔放。我情不自禁的翻阅起来,这本画册是油画和中国画构成,其中穿插着少量的素描底稿。我走马观花浏览完画册后,不禁感叹道:“不愧是当代名画家,作品果然不同凡响!”
  “他的才能远远不单单局限在这本画册里,可惜啊!造化弄人啊!”父亲叹气道。
  “怎么?您难道跟陈凯很熟悉?”
  “岂止是熟悉,我同你陈叔叔是挚友!在你小的时候,他还经常来咱家吃饭呢。”父亲接过画册翻阅了几页停了下来,指着一副婴儿画道:“这张画,其实画的就是你!那时你陈叔叔已是小有名气,为了这张画我可没少请他喝酒啊!”我好奇地盯着画册,发现此画画面颜色极为柔和,画中婴儿浓眉大眼、面颊圆润,婴儿的稚嫩感在这画里表现的淋漓尽致。别说,跟我小时候的样貌还真是十分相像!
  没想到陈凯居然与父亲有这层关系!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父亲,想等父亲继续说下去。父亲似看出了我的心思。沉默片刻,缓缓道:“说到和你陈叔叔的相识,还得从36年前说起。恢复高考后,中国开始了高考热,而我这当年的老三届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加入了这场浪潮。由于文革期间对书本太过生疏,加上准备工作没做充分,第一年我顺利的落榜了……”
  落榜的父亲内心虽然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打击,但他却并未放弃。得知落榜后正直年轻的父亲整天将自己锁在屋内拼命画画做题。终于在第二年的高考中如愿以偿的考进中央美术学院。父亲和陈凯的相识和情谊也是在央美开始的。陈凯那时17岁是新三届,他小父亲这个老三届近8岁。命运将两人安排在了同一个班级、同一宿舍的上下铺。关系可想而知。
  父亲抿了几口茶后说道:“我们那时上大学啊,不是现在的大学能比的。据说现在的大学生很多都把心思用在了那些稀奇古怪的电脑游戏和吃喝玩乐上了。我们那时就没这些心思。我们那时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掌握更多的知识上了。那时的大学气氛才叫真正的大学!”
  “爸,我想听的是陈叔叔的事儿,批评现在的教育的事儿,咱改天慢慢讨论,成不?”为了堵住父亲记忆的洪流,我不得不让他老人家挑重点说。不然我怕他一下午都说不完。
  父亲也意识到自己说偏了,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和你陈叔叔在大学主修的是中国画,我那时一门心思全放在了在中国画及理论上。而你陈叔叔则不然,他不仅对中国画感兴趣,对西方油画也十分在行。我那时还因此特意跟他开玩笑说些‘吃多嚼不烂’之类的话。但他却一本正经的回答我说‘要与世界艺术接轨’。他以过人的聪明才智和对艺术的执着及超乎常人的刻苦,最终在中国画与油画上分别获取了卓越的成就。当然这是后话。”
  “大学几年时间或许是对知识的渴望,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我们已经面临毕业了。那时社会人才少,大学生各个单位都是抢着要,所以不愁毕业后没工作。最终我和你陈叔叔一同被分到了故宫博物馆。这职位在今天可都是大家挤破头想竞争的职位。铁饭碗,待遇好稳定不说,相对而言还比较清闲。虽然刚进去还只是个助理馆员,但是没过几个月已经升为馆员之列了。然而你陈叔叔却并不忠于这份工作,最终他递出了辞职报告。”
  “这件事当年算是轰动故宫博物馆的一件大事。不仅我不理解,就连上级的领导们也不能理解。我私底下问过他为什么要做辞职的决定,他的回答是‘因为艺术’。为此我没在多说话,也没劝阻他。”
  “爸,那你那是为什么不劝阻他啊,多好的机会啊!”我插话道。
  “我和他都是有着对艺术热爱的心,但是我没能做到因艺术而牺牲,而他做到了。你说我是该劝阻还是支持?我不能劝阻,也不可能劝阻!只能暗地里支持。”
  “你陈叔叔离开故宫博物馆后我千方百计托亲戚朋友给他介绍工作,工作到有不少,但他都嫌那些工作纯属浪费时间。最终他接受在北大任选修课讲师,主讲《东西方艺术史》这门课。工资虽然不多,但也够填饱肚子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选修课大受学生们的欢迎,每堂课都是人满为患。那位有名的现代诗人山子也是在听了你陈叔叔的课后两人相识的。一来二去你陈叔叔在北大出了名,成了才子!不仅有了自己的工作室。画展也是隔三差五的在校内外举办。”说道这里,父亲眼中流露出得意的微笑。
  “一个画家在北大成名,这件事在中国算是稀奇之事了。爸,不知道您下次有没有时间,带我去见见陈叔叔。”
  父亲突然背过身子声音颤抖道:“不可能了,你陈叔叔十年前就已离世了。”
  我只觉得浑身一颤道:“什么原因?”
  没想到一生坚强的父亲在提到老友的离去后尽然留下了眼泪。此时他正用袖子偷偷擦拭着眼眶。半晌父亲转过头故作镇定道:“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最后服毒自杀了……”
  “爱上了谁?”我情不自禁问道。
  “事实真相没人知道,她的妻子也不愿意提及此事。但是在北大流传最广的是那位《爱之美》的模特。北大当年的才女诗人丛倩!。”父亲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站起身子惊恐道:“我记得你说前几天到你那的那位女士也叫丛倩,还跟一个叫沙克和一个叫陈凯的男人有感情纠纷。看来就是那位女子了,该死!我怎么没想起这件事!那串佛珠你放到道可那了么?”
  “道可说不需要放,我又给拿了回来。”父亲这突如其来的表情使我张皇失措的将佛珠递给了父亲。
  父亲接过佛珠将《陈凯画集》翻到《爱之美》那副油画上拿起放大镜在模特的手腕上仔细进行对比。
  “哈哈,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串佛珠了。既然知道了,为何又这般傻,傻到为了一个女人自毁生命、断送前程?”看着父亲疯狂地大笑及自言自语再次让我不知所措。为了打破令他老人家这悲观的情绪我赶忙道:“爸,这幅《爱之美》我在道可那看到过原版。”
  父亲发觉到自己异常情绪后,调整了情绪说:“那是我送过去的,我说过只能暗地里支持你陈叔叔,对他的唯一支持就是买他的作品!这样不会让他失去男人的自我尊严。《爱之美》这幅画他爱不释手开始并非想出售,但是有段时间不知为何突然找到我是否还想要那副画。为了对他的支持,我二话没说花了高价将它买了回来。十年前得知你陈叔叔离世,我悲痛欲绝,随即将他所有的画作都送给了道可,让他义卖!《爱之美》也在那批画作里。”
  “聊了半天了,父子俩也该饿了,快出来吃饭吧。”母亲在厨房高声喊道。
  听到母亲的喊声后,我扶着父亲走出了书房。
  午餐过后,同父母聊了些家长里短后,一看表已近2点。跟父母告别后,匆匆驾车向郊区的别墅赶去。混沌的雾霾还在继续,它阻挡了我眺望的视野,而寻求丛倩的这个过程,迷雾又何时彻底撒开过?直到现在,丛倩的下落仍旧还是个迷。而鲜军和丁冬丽虽然知道丛倩的下落,却又不愿意向我透露。虽说“此珠断线之日,便是桶底脱落,豁然开朗之日”但是这一天又将是何时?
  我将车停到了路边,打通了鲜军的电话:“鲜军,我是文豪。我后天要出国一段时间,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回来。明天晚来我郊区的别墅小聚一下吧,我这有几瓶79年的茅台老酒……”
方敏 于 发表以下评论:
诗歌散文组的叙述风格创小说语言之先河!期待更大的惊喜!
王晓尘 于 发表以下评论:
注意章节之间的风格糅合,否则难以成文。
白银李晓琴 于 发表以下评论:
期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