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5-25  星期五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十二章

高第街失火了,浓烟弥漫着这条历史悠久而又繁荣兴旺的老街,红红的烈火吞吃着密集的民房。消防车来到街口,内街中间排满两排车仔服装档,消防车无法进去。消防员手提消防管进去救火,个体户组成的业余消防队也赶来帮忙救火,车仔挡也急忙撤走让路。因为民房内电器老化,堆积杂物太多,救火较艰难。但在消防员和个体户的努力下,终于把火扑灭了。
高第街的个体户接到通知,要在三天内把占道经营的车仔档撤掉。非凡父亲的服装档铺真的要撤了,他思想很不通。非凡和颖思听说高第街失火,急忙赶来看看父亲如何。父亲一看见儿子和媳妇来,就发牢骚说:
“你们来的正好,我的挡口真要拆了,原来说今年都不会拆,现在三天内要拆。我是高第街第一代服装个体户,一直报纸都宣传我们这里是全国第一条以经营服装为主的个体户集贸市场,现在是繁荣兴旺的服装集散地,一直做得好好的,现在却要拆了,我们真不知道怎办?”
颖思是区个体经营者协会的常务理事,在今年宣传改革开放二十年伟大成就时,就为报社写过高第街作为全国第一条以经营服装为主的个体户集贸市场,现在是繁荣兴旺的服装集散地,高第街第一代服装个体户如何发展变化。高第街2000多业户经营服装、布匹、鞋帽、小百货等日用工业品,以批量销售为主,兼有零售、来料加工、代销等,经营方式灵活多样,商品多来自各地手工业者及区街、乡镇企业。品种样式善于根据市场需要而变化,价格较为低廉,吸引了众多内地来穗的商户、旅游者及港、澳、台和国外游客购物观光,商品销往20多个省、市、自治区,成为广州市窗口之一,被人称为“小南方大厦”,没到过高第街等于没到过广州。改革开放之初,高第街年营业额近1000万元,上交国家税利500多万元。
清晨五点半,伴随着“吱嘎、吱嘎”的四轮车声,来自潮阳的阿城推着两大包货物走上高第街。高第街,这条批发服装、鞋帽、皮具、小日用品的闹市深巷,曾造就广州第一代个体户。如今,越来越多的外地生意人在此“落脚”。外地人独营,以及外地人、本地人合营超过七成。以潮汕、海陆丰人居多,福建、广西人也不少。
改革开放的政策使他们的生意发展很快。阿强是高第街最早做服装生意的个体户之一。1998年,这条街如日方中之时,他毅然退了牌,转而开针织厂,现在已是两间厂的老板,在天马、康乐服装城都有挡口,生意兴隆。黄姨的服装铺开张于80年代中期,她卖过女服,也卖过童装,现在为服装厂代销产品。来自广西的李先生两年前在高第街租了几十平方米的铺面,铺租每月几万元。据说,他的货源主要来自老家,当地布料和人工都比广州便宜,就算是用汽车运过来也都“有数为”(合算)。李先生说,在高第街开铺,一方面是作产品展示场地,另方面也为收集信息。好些潮汕、海陆丰等地的生意人,由于背靠老家的成衣厂,进货价廉式新,在高第街站稳脚跟。几年前,一个从福建省来的姓龙的小伙子,以500元起家,现在已经买楼买车,全家迁入广州。他的成功成了高第街上九十年代的新神话。
非凡想到这些,就笑着问:
“爸爸,你是高第街上第一代的个体户,不是已经从一间铺发展到三间铺,也买楼买车了吗?这不是改革开放政策给你带来的吗?在高第街搞全国第一条以经营服装为主的个体户集贸市场,是当时的需要。现在要搞城市环境建设,要实现一年一小变,拆除占道经营市场,也是现在的需要。我在盐运东街的档口不也拆了,现在我在老街内的室内市场买了两个档口,还是经营海味干果,生意还可以,虽然入室铺租贵了,买的人少了一点,但看见盐运东街那样宽阔,政府投入上百万元重建地下管道、地面铺上彩色砖、街内种上绿化树、修建起古老的街牌坊,回复老街古老风范,我觉得自己作出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颖思也说:
“爸爸,曾经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辉煌过的高第街,在即将跨入新世纪之际,它将告别过去时代的拥挤小市场,告别中、低档的服装及日用品,向高层次发展。听说这里将建一个‘高第购物中心’,还要在这里建一个55万平方米的小区,形成一个现代规划、配套齐全的的商业住宅小区。‘高第购物中心’位于小区的最佳商业位置,紧贴中外闻名的北京路,充分利用这里商贸历史渊源深厚的地理商誉,规划建造一座四十一层,集商贸、金融、娱乐、办公于一体的多功能商务楼宇,这将是越秀区最大型的商厦。你可以在里面又租三个商铺卖服装,现在人的观念更新,不喜欢买街头的抵挡服装,喜欢买大型商厦的高、中档服装,穿的放心,宁可贵些。”
父亲苦笑说:
“非凡、颖思,我知道你们经常到区个体劳协开会,知道发展新动向。这样拆了高第街的占道摊档,这条街一定会好看很多。我在这条老街长大,过去是很富气的,搞了个市场乱了很多。但我都七十多岁了,还能等到那个大厦建起来吗?你弟弟非常就可以看到,以后就由非常进大厦做服装了。大厦没建起,我和非常不是没工作做了吗?”
非凡又笑着说:
“爸爸,我们两兄弟都长这么大了,你也该退休了。服装铺的事,你就放心交非常去做吧。我和颖思跟流花个协的人熟,看他们那里有没有铺出租,帮非常在那里找几个铺位做,好吗?”
父亲不服气地说:
“谁说我老了?非常的服装铺还是要我看头看尾,他这‘大头虾’很容易被人骗。到流花地区是有得做的,我们隔壁的老钟到流花的白马大厦做服装,挣了不少钱。非凡,你就帮我和非常到流花找三个铺位吧。”
正在这时,颖思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出版社call她,就对家公说:
“爸爸,出版社找我,我先走了。非凡留在这儿陪你谈谈。”
颖思赶到出版社,找不到建军,一位小姐告诉她:
“刘小姐,张总刚刚接到电话,有个紧急会议要开,交代我接待你。你的小说《悠悠古街情》已经印好了,这里先给你几本样书,另外那几千册请你找车来运回去。对,这是你交款编辑印书的`发票。”
颖思心里感到奇怪,建军不是说由出版社出钱编辑付印的吗?她问:
“小姐,不是说由出版社出钱编辑付印的吗?这发票交了钱没有?”
那小姐回答说:
“刘小姐,原来张总是帮你争取过的,但无法争取到,今年要出的书太多,不少是政治任务和名家的。对,钱已经由张总替你交了,你按数还给他就可以了。张总约你中午十二点在‘太平馆’等他,跟你谈谈书的宣传和推销问题。”
颖思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拿了几本样书就告辞出来。
她赶到太平馆,上了二楼,在靠边安静的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心里暗暗思量,建军既然争取不到出版社出资付印,不会擅自替她做主自费付印,在三次校对和付印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对她说明,看来建军是想默默在私下里替她出钱印书,他早就有这个意思,只是自己一直在拒绝他。正想到这儿,建军出现在她面前,手里捧着一包扎着礼品包装花的礼物,站在她面前说:
“颖思,祝贺你第一本处女作出版,送你一本笔记本,用来做写作笔记。”
颖思笑着接过笔记本说:
“谢谢你!”
餐厅里正响起一首歌《谢谢你常常记得我》:
谢谢你常记得我,
我也记得你,
你的一番真情意,
叫我珍惜,
相爱不必朝和夕,
只要两心能相寄,
担原你我心心相印情相系,
恩爱永在心底。
深深相爱不犹豫,
分离也甜蜜。
这缠绵的歌勾起他们心中悠悠不了情,但颖思不愿接受建军的钱出书,她不愿破坏建军和青儿的家庭,她只愿和建军保持一种精神上互相帮助的知己关系,她与非凡虽然不同层次,但她不愿辜负非凡多年对她的呵护和关照,她发誓只要非凡在一天就要跟他一天。她对建军说:
“建军,你为什么骗我说出版社出资帮我出书?其实是你自己出钱帮我出书。这样不好,被青儿知道会产生误会的。我知道青儿一直嫉妒我,怕我重遇你会夺去你,所以她一直不愿你和我过多接触。现在书已经出来了,我家因近来拆了好几个档口,又买了大量贵重年货,一下资金周转不来。这样吧,钱当我借你的,以后我一定还你。谢谢你!”
建军不好意思地说:
“颖思,我不是有心骗你,原来总编是答应我的报题出你的书,但今年要出的书太多,不少是政治任务和名家的。我知道出书是你从小到大多年的愿望,过去我因部队的原因辜负了你,让你受多年的感情折磨,我一直在寻找你,想找机会补偿你,你就把这个机会给我吧,钱已经由我替你交了,我不会告诉青儿,不是我想隐瞒她什么,只是让她过得安乐一点,我会照顾她一生一世。有时侯,夫妻之间不违反道德时有些个人空间和隐私,对保护夫妻关系会好些。我和你只是第四种感情,这种感情,异乎于友情、亲情、爱情之外,是人类的第四种感情。这种感情很微妙,它不涉及到性关系,不能称之为“婚外情”。它介乎于友情与恋情之间,比友情重,比恋情轻。现在是开放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有异性朋友,只要不违反道德。”
颖思笑着说:
“建军,想不到你这个军人家庭出身的军人,竟然会搞起文学出版,研究起什么第四种感情来,受谁的影响?”
建军也笑着答道
“还不是从小受你的影响,跟你看那些十九世纪的古典文学,读你写的那些小女人诗歌、散文、小说。对,还是谈谈如何做好书的宣传和推销问题。广州日报‘读书’版知道你作为个体户女作者出书,想搞些书评,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记者来采访一下你,你明天有时间吗?”
颖思不好意思地说:
“我又不是写得很好,有什么好评论?还是不要搞宣传了。”
建军郑重地说:
“不是我特意帮你拉人做宣传的,是记者来出版社采访,看到你的书后自己提出来的。因为很多个体户觉得当个体很不光彩,被人看不起,觉得个体户只会挣钱,没有精神追求。而你是个体,但却能业余写小说,而且反映了改革开放的广州人所想所为。你出书不仅是圆自己的一个梦,还要通过宣传产生社会价值,让人们受到教育。”
颖思只好同意说:
“建军,你不愧是领导张总,这么多的大道理,我只好服从了。”
建军高兴地说:
“颖思,你不要说什么服从,我又不是你的上级,以后不准叫我什么张总。我还要谢谢你协作我做好工作,因为宣称好书是由我分管,书能多卖出去不仅是出版社的经济效益,也是好书产生的社会效益。下一步,我再和你联系省图书批发中心搞好销售工作,好吗?”
突然,颖思的手机又响了,她一听是若兰找她过去,就向建军告别。
颖思赶到若兰家,只见非凡、一鸣、如冰、如真、一兰都在,她开玩笑说:
“你们这么人齐,是举行订婚仪式吗?我恭喜你们终于对上亲家了。”
一鸣也笑着说:
“颖思,我们也要多谢你这个当媒人的撮合。如真、一兰,快过来谢谢李阿姨。”
如真、一兰含笑谢过颖思,颖思说:
“我不是什么媒人,是电脑网作的媒,是你们两家有缘份,上天终于让你们对上亲家了。但你们以后打算怎样?”
如真也急着问:
“刘阿姨,那以后一兰还要回英国吗?”
若兰笑着说:
“如真,你还叫我刘阿姨,以后该叫我妈妈了。你如果能够好好地照顾一兰一辈子,我就让她留在广州,不用她再回英国,让李阿姨帮她在流花服装市场买几间服装店,让她在广州搞服装。”
一鸣高兴地问:
“若兰,这是真的吗?我看见你这么艰难才答应他们的婚事,还怕你舍不得一兰留下。我们如冰也舍不得如真到英国去,但又不想令儿子得不到一兰不开心,还正发愁呢。这一下可好了,真谢谢你!但一兰不回英国,你和儿子能不能照管那么多服装公司?还是让一兰两边飞,有时回去帮你一下吧。”
若兰感动地说:
“一鸣、如冰,谢谢你们。以前一兰兄妹小时候我还不是自己一个人做,还养大他们两兄妹。你们只有如真一个儿子,我不能那么自私把如真和一兰都要走,虽然我真的很舍不得一兰,但是我还有若斌在身边。而且,我也早就看好中国、广州的市场,也有意让一兰回国开拓新市场,英国的公司早由若斌独立搞,就让一兰在广州独立锻炼,也可以在这里照顾年老的外婆,我妈知道一兰可留在她身边不知道有多高兴。还有,英国和中国不一样,孩子过了二十岁,就要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发展,一兰也早就盼望有机会独立经营。我和你们是多年的同学、街坊,把女儿托付给你们真的很放心。一兰虽然留在广州,也可以有时间飞回英国,看看世界服装发展潮流,也可在哥哥公司取货回广州销售,这样对两方服装发展都有好处。我搞完盐运东街的事就会回英国和儿子一起。”
她在心里默默地说:一鸣,我不论怎么舍不得,也要把你的骨肉交还给你,而且我要你接受得毫无悔意,原谅我会隐瞒一兰的身世一辈子。我知道你待媳妇会如女儿,一兰在你身边会像女儿般得到你的宠爱,我会在世界的另一端为你和女儿享受天伦之乐而高兴。
颖思高兴地说:
“太好了,真是大团圆结局。若兰,怪不得你找我来,原来是为你的乖女儿找铺位留在广州搞服装。这样也好,对我们流花服装发展新潮流有好处。我和非凡也准备找流花个协分会的人帮忙为他的父亲和弟弟找铺位,就一齐帮一兰找几个铺位吧。”
若兰又问一鸣:
“不知盐运东街的事怎样了?”
如真急忙说:
“我也问过陈总了,他总很舍不得越秀区这块含金量很高的地。那天你有时间,我与你和爸爸一起找他谈谈。但不知妈妈公司在白云区的地落实给我们没有?”
如冰连忙说:
“应该没有问题。因为招标公告出来后,没有什么回应,如果没有人来招标,就可以和你们公司直接洽谈买卖事宜。我已经和老总谈好这件事。”
如冰和青儿不同,她为人宽宏大量,知道人是有过去、现在和将来,不能够割断这种历史由来的关联。一鸣和若兰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又相恋多年,这是他们的过去。她知道他们的为人,知道他们是很有责任感的人,即使偶有感慨过去的情感,也是人之常情。让一鸣帮助若兰,如真娶一兰,以了一鸣的情结,让他放下人生未了情的重负,今后的人生可以过得轻松愉快一些。她爱一鸣,她不希望一鸣一生过得忧忧郁郁,她这样并不是为了一鸣为她所做的牺牲,而是源于对一鸣的爱和信任。
若兰听了如冰和如真的话,高兴地说:
“一鸣,如冰,如真,真是谢谢你们!盐运东街的事和一兰在流花服装市场的事都有着落了。颖思,你出书的事呢?”
颖思举起手中的书说:
“书印出来了,我刚刚从出版社拿到书了,送给你们每人一本。”
非凡帮颖思派书给大家。若兰看到颖思出书的愿望终于实现,很为她高兴地说:
“颖思,祝贺你!还准备写第二本吗?非凡,颖思的书有你的很多功劳,多亏你对她的大力支持啊,如果她还要写的话,你又该辛苦了。”
非凡笑着说:
“那里,是颖思有毅力、有灵感。颖思,我回去看铺,你留在这里一会儿吧。”
大家拿起颖思的书,都说回去好好看,有事先走了。
若兰和颖思回到房间,若兰看见颖思出了书却好象不很高兴似的,忙问:
“颖思,你出了书好象不怎么高兴,有什么事吗?”
颖思把建军硬帮她出钱出书的事告诉若兰说:
“我不会接受他的钱的,我怕影响他和青儿的家庭,以后我会还他的。”
若兰抚着颖思的背说:
“颖思,有时候朋友之间太执着不好,会伤了朋友的心。建军那样苦心帮助你,你整天还钱还钱的,多么令人心寒。钱我是有的,我早就说要送你出书的,只是你说出版社出资,才没给你。如你一定要还建军,我可以马上给你。但我觉得给一个机会建军,让他能够帮助你以了却他的心愿和情结。真想不到建军这么长情。人生漫长,以后建军有什么需要帮助时,你再帮助他,不就可以互了心愿。”
若兰把一个存折递给颖思,颖思忙把存折推还若兰。若兰说:
“这是我听说你出书资金周转不来,特地为你准备的。我和你从小玩到大,你一直帮助我,你不要和我计较那么多。我把存折放在妈妈那里,你什么时候要就过来拿吧。”
颖思感动地说:
“谢谢你,若兰。你讲得对,我不该这样伤害建军对我的苦心。他现在还忙着帮我搞宣传和推销,到时候卖了书就有钱了。你的钱留给你妈妈买多些好吃的补补身体吧。”
若兰感叹地说:
“颖思,这就对了。建军是个真正爱你支持你的人,非凡也爱你但并不是真正理解你的人。如果建军处在非凡的位置,他怎么困难都会拿出钱给你出书,而非凡看的是实际利益,他觉得出书是不那么实际的、可有可无的事,所以没有看得那么重。有时侯有些事,是丈夫不紧张反而朋友更紧张,是因为朋友比丈夫更理解你,这就是婚姻的悲哀。”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